相关资讯

阅读模式
放大
缩小

转世的授记

法王在多生累劫中示现了种种不同的形象利益有情。是我等大师释迦摩尼佛早在二千多年前就于《文殊根本续》中授记的大德,此续云:“名为啊字大德者,受持佛陀之正法,具慧功德诸尊敬,授记获证正等觉,将悟我之诸菩提。“其中的梵文”啊”即是指法王晋美彭措。

对于法王的名字,一千二百多年前,持明大师莲花生又进一步地加以说明了。在《甚深幻镜》中预言:“我子降魔金刚者,将于康区新龙地,潺潺缓流江河畔,巍巍三峰雪山前,龙年降生密咒师,成为列绕朗巴尊,修持无上密乘道,开取诸多伏藏品......尔后转世之灵童,鸡年诞生于多康,名有啊字通三藏,教法住世三千年,九百获得大成就,随行瑜伽六千余,结缘众生有七万,大师年寿八十六。”

伏藏大师列绕朗巴本人也确切地指出了自己转世灵童的七种标记,尊者在《未来授记文》中写道:“降魔金刚之化身,鸡年降生法源地,父亲之名为莲花,母亲名为璁玉海,手掌具有空行纹,传授如海之三藏,证悟法身之本面。”其中关于法王的诞生地点、出生时间、父母之名、身体特征、证悟境界等作了明确的授记。

公元一九三三年,释迦牟尼佛显示神变降伏六外道本师之佳节-----藏历一月初三的吉祥日,母亲璁玉海临产了,她神清气爽,无有丝毫痛苦。一般来说,普通的人被业风所吹都是倒头降生的,而这个婴儿却是头部朝上出母胎,随即便身体端直金刚跏趺而坐。他睁开双眼,目光炯炯,面带微笑地注视着人们,将胎盘像法衣一样甩到左肩上,口中朗朗念诵文殊心咒“嗡啊(RA)巴扎纳德”七遍。面对这一情景大家甚感稀有,根据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授记能准确无误地认定法王是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的转世活佛。

智慧的莲花

三四岁时,法王就对麦彭仁波切有了不共的信心,在他心目中麦彭仁波切就是文殊菩萨,每当对其祈祷时,就认为是在祈祷文殊菩萨。从那时起便屡屡见到形象各异的佛菩萨,如同常事。

十四岁那年,在扎宗堪布索南仁亲前剃发出家受沙弥戒,法名为善说贤。从此踏上了一条新的人生之路,出家之后依止了数位具有法相的善知识,广泛闻思显密教法,背诵五部大论为主的经论,每天不下三百偈颂,闻思修的智慧之花已开遍了法王的心相续,对无上大圆满产生了难以言表的猛烈信心。

十六岁时又在自然觉性中撰著了《大圆满实修密诀》。尽管证悟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但为了在所化众生面前显示正法难得、依止善知识的重要性,而如理依止了托嘎如意宝、观音上师班玛斯德、大成就者南堪晋美、佐钦的云丹贡布堪布、大瑜伽士嘎秋喇嘛、班玛洛吾活佛等数位具相善知识,在他们座下谛听数不胜数的显密法要。无论依止何一位上师均是诚心诚意、表里如一的依教奉行。

曾经有位弟子请求上师法王如意宝著自传,法王说:“我没有什么传记可写的,但有一点,凡是我所依止过的上师,我从未做过令他们不欢喜的事,对任何一位上师都是恭恭敬敬、谨遵师教,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传记。”尤其是对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的信心和恭敬心更是不可言喻。法王曾多次对徒众说:“我从最初见上师到他老人家圆寂之间,一刹那也没有将他看成一般的凡夫人,从他本人注重持戒及眷属们净护戒律这两方面来看,他是戒度圆满的二地菩萨,当亲眼目睹上师圆寂时出现成就究竟佛果的种种瑞相时,方知我的上师是真正的如来正等觉。”在成千上万的眷属传法过程中,法王每每提到或忆起托嘎如意宝,都是声泪俱下,对恩师的深切怀念之情不可言表,这一点凡是在法王座下闻过佛法的人,都会深有感触。

二十二岁时,法王深刻地认识到真正受持释迦牟尼佛教法的就是比丘,便在托嘎如意宝前受了近圆戒。虽然内在的瑜伽已完全可以接受空行母,但为了同行广摄更多的出家弟子,一直以比丘形象弘扬佛法、广利有情,致使如今身著红黄僧衣的人遍布大地,仅仅这一份功德也是不可思议。

法王二十六岁时,由于众生的共业所感,藏地雪域遭受了惨绝人寰的灾难,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很难令人想象,就在狮堡静处,法王搭起茅棚建立道场。周围驻扎着许多军营,枪声不断,有时子弹落在身边,有时击在树上,使树叶七零八落,但他每天坚持为六十几位眷属传讲《七宝藏》为主的显密法要。极为奇妙的是,犹如河水般的军队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昼夜巡逻,却丝毫没有发现法王传法的场面。在当时,不用说讲经说法,就是藏有经书或者手拿念珠、转经轮,一旦被人发现也会在劫难逃。一次,一些官员通过卑鄙伎俩从一位弟子手中弄到了法王所造的《格萨尔王护法仪轨》,他们如获至宝以此想加害法王。还没等他们开始行动时,那本书竟然不翼而飞,奇迹般地回到了法王的书架里,这就是护法神的加持。

大悲的本色

每当看到有人击打饿狗等旁生时,法王就会流着泪说:“这些众生无始以来都曾作过我们的母亲,它们由于恶业所感如今转为旁生。已经这样悲惨可怜,你们还竟然忍心打它们,真不如打我。”一次,因生起了强烈的悲悯之情而示现生病。

另有一次是法王移毒于自身救护弟子的实例:一位叫根洛的喇嘛,晚上熟睡之时,一条毒蛇钻进他的被窝在他的脚上咬了两口,疼得他从梦中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蛇也被吓跑了。第二天早晨,法王得知此事立刻集中僧众为他念诵二十一度母中救脱蛇难的仪轨等等,没有明显的效果。但次日,根洛喇嘛醒来后觉得脚一点儿也不痛了,他深感奇怪脚上的伤全然消失,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可是,法王的右脚却肿的很高,正是根洛喇嘛被蛇咬的位置,并且有毒蛇咬的痕迹,就这样连续病了十五天。大家都知道法王是将根洛喇嘛的毒伤转移到自身代受痛苦。

金翅的腾飞

公元一九八零年十月十日,在喇荣山沟法王如意宝正式树起了佛教之胜幢,五明佛学院落成了。这里一百多年前,一世敦珠法王曾于此处建立起显密道场,有十三位弟子虹身成就。现在法王如意宝哀愍不知取舍、沉沦苦海无法出离的可怜众生,发大菩提心,广摄有缘弟子,从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如今数千的庞大僧团。

由于许多年来佛教遭受了严重的破坏,整个佛教内部一片混乱,不成体统。法王从那时起开始着重弘传律藏,让许多僧人受沙弥戒、比丘戒,建立几个规模较大的僧团重整旗鼓、修复寺院,广泛开展闻思修。如今以藏地雪域寺院为主的海内外僧团能够净持戒律,井然有序,完全是法王当年激浊扬清、兴利除弊、妙手回春的结果,也是佛教史上不可磨灭的里程碑。

藏地共称有三大文殊,即格鲁派的宗咯巴大师,萨迦派的萨迦班智达,宁玛派的全知无垢光尊者。法王以他那不可言说的修持力,一一面见文殊三大化身的尊颜,并在他们面前聆听法要传承,获得灌顶加持。因为法王曾亲自面见了各派的教主,致使如今藏传佛教中鼎足而立的格鲁、萨迦、宁玛等各大教派友好团结,关系十分融洽。

汉地弘法的缘起是在1986年为六千余名僧众灌顶时表现出来。一日上午,进行《文殊幻化网》灌顶时,当诵到迎请天尊仪轨的时候,法王突然从法座上腾空而起,尔后又徐徐落在法座上,入定良久后,法王平静地对大众说:“刚才在我感觉中,汉地五台山的文殊菩萨、布玛莫扎亲自来此迎请我们。我从现在开始与汉地众生结缘,度化他们,以后我们学院可能会有许许多多的汉族弟子前来求法、修学,并将显密佛法弘传到世界各地......”。于是,为了在汉地弘扬佛法,摄受有缘弟子,1987年4月6日(藏历),法王率众眷属启程朝拜五台山。

随行眷属有一万多藏人,身着红色僧衣的僧人几乎已遍满了整个五台山。法王对汉、蒙为主的信士传授了《菩提道次第摄颂》、《佛子行》等法要;在佛舍利塔前与随行眷众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并且发愿:凡是与我结缘的众生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其实,在这次朝拜五台山之前,法王依靠光明梦修法已先后三次以幻化身畅游过此圣地。因此,为了利益将来的众生,将许多伏藏品交赋予护法神,以种种方式隐藏于此圣地,待未来时机成熟有缘者来开取,那时将饶益无边汉地众生。

虽然藏地被人们公认为“佛法兴盛的中土”,但是,自古以来女众出家甚为稀少。如果不具足一定的功德摄受女众会给自己的事业带来种种违缘,所以,真正广泛摄受尼众眷属的上师也极为罕见。当法王说出要广摄尼众,建立尼众僧团时,藏族女子纷纷弃俗出家,云集于学院依止法王,潜心专修佛法。以法王殊胜的加持力,在短短的几年里,已由几十人增长到百千,如今常住的尼众已达四千余人。此外,法王还摄受了海内外成千上万的汉族女众,现今有二千余人常住学院精进闻思修行,这实是堪为一大壮举。

法音的宣流

1990年,应贝诺法王的再三邀请,法王与随行赴印,途经尼泊尔,来到了洋列秀地方,法王触景生情,当下处于无取无舍等净无二的光明境界中,面对性情豪放的尼泊尔人和一些藏族的信士,即兴唱了一支欢乐之歌。在此阿斯日山洞,彻见了诸法大净等的本性,自己前世成为尼泊尔大臣则纳莫扎时的情景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并且当时莲师在此赐予殊胜的法要《金刚橛降伏法》的场面也是了然在心。于是立即从智慧的宝海中取出意伏藏《项戴金刚橛修法》。实际上,这一金刚橛法门是莲花生大士亲自所造,是遣除违缘最殊胜的法门。

印度,在佛教徒的心目中有着深刻的内涵,源于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在人间示现十二相利益有情的圣境,又是佛教的发源地。在印度南方大乘朗朝高级佛学院,法王如意宝为当代宁玛派教主------贝诺法王及其眷属数千余众授予《四心滴》等甚深灌顶,并且在两个多月间传讲了《定解宝灯论》为主的殊胜法要。后又应邀来到格鲁派的色拉寺,为大格西等千余僧众传授了宁玛无上教法。

除了应邀在名闻海内外的大寺院中讲经说法、恩赐灌顶之外,法王还朝礼了印度最著名的四大圣地。《诤辩经》中说:"倘若朝此四圣地,五无间罪亦净除。"

在释迦摩尼佛现前菩提圣地的金刚座举行了普贤法会。此处有一尊被称为“说话度母”的佛像,据说昔日阿底峡尊者朝金刚座时,这尊佛像歪着头微笑着对他说:“要想从因地达到佛地,必须修持菩提心。”因而得名。法王见到此佛像时,立即取下挂在耳朵上的一串红珊瑚念珠供养在“说话度母”佛像的颈项上。奇妙的是,三年后这串念珠又回到了他的室内。随即到达的圣地-----鹿野苑、灵鹫山、降生地、菩提树、成道地、涅槃地时,法王一行都着重于祈祷、顶礼、转绕、发心、发愿等等。

法王如意宝以其无缘大悲和殊胜宏愿,通过种种善巧方便接引全世界的有缘众生驶向解脱的宝洲。1993年,法王偕同随从启程,开始了历时三个月的环球弘法旅程。

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瓦吉达佛教中心,法王为那些专修加行六年的修行者传授了无上大圆满精华《大鹏展翅》、《文殊大圆满》等的深法。许多人通过这一窍诀性的深传,完全证悟了诸法实相,有些人虽未彻底了悟,却也对大圆满有了不共的定解以及殊胜的觉受。他们情不自禁对法王至善至美的真修实证生起了猛烈信心。

此外,华盛顿、纽约、加拿大、法国等,法王无论到达任何一个国家,面对任何一个民族的听众,都以其深广的智慧使那里的人受到莫大的启迪。无论是讲深奥的佛法还是一般世间道理,甚至开玩笑也会令人们感到受益匪浅,接引了无数的有情趋入正法,将佛法的甘露遍洒整个南瞻部洲。

法王如意宝平时除了不断讲经说法以外,还为了给那些无法长期专心闻思修的人提供一个良好机会,广结法缘。学院每年举行规模盛大的定期法会,即神变月的持明大法会、萨迦月的金刚萨埵法会、转法轮日的普贤云供法会、降天月的极乐法会。通过这些法会,利益了无量无边的有缘众生。

最大的愿望

在这世上,一切众生都想离苦得乐,但却屡遭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不欲临苦以及生老病死等等各种各样的痛苦。由此,引导无边无际的苦难众生往生极乐世界是法王一生中的最大心愿,也是最主要的事业。他老人家经常说:"我今生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将凡与我结下仇缘或亲缘的所有众生都引到极乐世界。往生后可以成就一切所愿,无勤度化一切有情。"法王时常宣讲极乐世界的功德,不仅自己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并且劝无量有情发愿往生。在喇荣这方净土,法王为无数有缘弟子恩授显密深法,愿更多众生与之结缘,摆脱轮回大苦海,趣向解脱的宝洲-----极乐刹!

2004年1月7日(藏历11月15日),正值阿弥陀佛节日,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于四川省成都市示现涅槃。早在今年的极乐法会期间,上师就曾向五明佛学院的四众弟子以及各地信众殷殷叮嘱道"象这样的交流机会,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但相信在不久的来世,我们一定会在极乐世界里重逢的。

末法时代以佛法的光明之灯引领世人驶往永恒安乐的一代舵手,众生之大恩怙主——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结束了今生的利众使命,安然回归于本初原始光明法界之中。

作为上师的弟子,我们以能够拥有这样的上师而自豪!大家应该谨记上师生前为我们留下的遗嘱:“即使有一天我已不在人世,我期望我的弟子们能够坚定不移地修持并弘扬佛法,力争将佛法的智慧之炬一代代地传下去,这就是对我最好的纪念与报恩。”“在我离世后,我诚恳地希望大家不要因我的离去而丧失对佛法的信心,五明佛学院还是应该存在下去。”“希望你们能记住两个要点:既不要扰乱其他众生的心;也不要动摇自己的决心。”“清净戒律是佛法的基础,闻思修行是佛法的精髓,弘法利生是佛法的结果。”

随后,法王的法体便被安放在自己生前一直居住的房间内,且以非常秘密的方式停放了整整七天。而于此同时,定中唤醒的征相亦开始在法王身上出现。

法王法体不可思议的变化震撼了所有的瞻仰者:上师的身体明显缩小了。虽说他老人家曾亲口讲过:“因为我在今世公开地为众多弟子传讲了本来应该保密的、极为殊胜的密法——光明大圆满,因此,在我死后,我的肉身应该不会缩小。”这类话语,但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自谦而已。在法王法体接受朝拜期间,好几次在无任何外来影响的情况下,法王的头自动倾向西方,脸部也随即向西方望过去。将其扶正后,又再次歪向西方。另外,在这几天之内,于不同时间天空中还出现过不同形状的各色彩虹。按照大圆满的续部理论来说,圆寂者离世后如果空中现出椭圆形或出现阶梯状的竖直形光团,则表明此人已获得殊胜成就;而在法王圆寂后的一段时间之内,这两种标志成就的光线全都出现在众人眼前。

上述种种迹象都昭示:法王应已即生成就佛果。只不过为了度化更多的浊世众生往生净土,上师才亲身示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之征兆。

还有一点也值得后人记取,即在运送上师法体前往荼毗塔的路上,沿途信众多有闻到一种非常香洁、悠远、持续传来的妙香,这大概是法王一生护戒如目并想方设法劝说信徒守持佛法之基础——清净戒律之功德所感召的吧!

藏历十二月初三举行的荼毗大典,当日清晨六点钟开始举火,刹那间,熊熊火焰就窜上虚空。经过几个小时的焚烧,虽然烈焰的高温连荼毗塔内的铁器都熔化掉了,但法王的心脏却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历史上有很多大成就者,像龙钦巴尊者、贡智仁波切等圣者,在圆寂之后都留下过自己的金刚不坏之心;这次,我们的大恩上师也为众生留下了金刚心,想来这是他老人家将永远摄受未来一切有缘者的一种标志与缘起——上师的色身虽已离开了我们,但他的法身将尽虚空界、未来际而与众生同在!

来源:慧灯